• $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动态  > 最新资讯
宏湟蟹业为您讲讲古人眼中的螃蟹
来源:www.hhychdzx.com 发布时间:2020年01月03日

螃蟹古人叫它“夹人虫”、“介虫”。从名字就知道螃蟹不是什么好鸟,造成农业灾害的害虫。襄阳大闸蟹批发今天为您讲讲大闸蟹的历史“事迹”:

 

襄阳宏湟阳澄湖大闸蟹直营店主营襄阳大闸蟹,襄阳阳澄湖大闸蟹批发零售,欢迎选购:

 

——大禹治水时的“夹人虫”。

4000多年前,大禹治水,民工队伍在繁重的修河堤劳动中,饱受了螃蟹的伤害。白天劳动没什么,晚上睡觉不安生,成群结队的螃蟹来驻地偷袭,把人夹得皮开肉破。民工们因此叫它夹人虫。

 

从螃蟹的样子可以看出,这家伙是多么的横行霸道,直着不走横着走,丑陋、凶恶、霸道。晚上人们睡觉没防备,就群起而攻之,当人体为大餐。

 

——有历史记载时就有了“蟹厄”。

 

早在周代,《礼记·月令》就有明确记载:

孟秋行冬令.则阴气大胜.介虫败谷.
“介虫”指的螃蟹,“介虫败谷”指的螃蟹这时候长大成灾,毁坏稻谷。

“蟹厄”记载最明确的,是《国语》里的一件事。说是越王勾践被吴国释放的第七年,即公元前483年,适逢吴国“蟹厄”。越王问范蠡,现在吴国大灾,螃蟹吃得水稻颗粒无收,来年的稻种都没了。可以起兵消灭他吗?

南宋高似孙在他的《松江蟹舍赋》里说蟹厄的阵仗:

螃蟹勇鼓而喧集,齐奔而并驱,其多也如涿野之兵,其聚也如太原之俘。
唐《朝野佥载》记:“吴中蟹厄如蝗”。后有元《平江记事》补充:“平田皆满,稻谷荡尽”。

 

——历代朝政对“蟹厄”都有补贴。

直到清朝,政府还在对蟹厄造成的农业灾害,实行豁免钱粮的政策。光绪时期的《安东县志》里,就有:

天启七年,河涨大水,蟹伤禾,蠲免钱粮。
这已经是1627年的事了,地点是如今的江苏涟水县。

古代那么频发的蟹厄,怎么就越来越少了。

 

——吃了。

我们从人们征服自然的历史中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人类的强大不是武器,不是聪明,而是一张嘴。一言不合就吃了你,螃蟹就是,蝗虫、小龙虾、包括清道夫,都曾经是不可一世的害虫,统统败在人们口中。


最早的证据是《周礼》,王公吃饭有蟹酱。而且有确切产地,做酱的螃蟹来自青州,就是如今的渤海湾一带。

 

其实最有正能量的是大禹治水的昆山巴城镇队伍。带队的头领叫巴解,让民工们在驻地外沿挖一道深沟,晚上搭便桥进去睡觉。这一夜果然安静,没有夹人虫袭击。早起看到沟里落满了螃蟹,再爬不出来。巴解令人烧开水,灌进去,只见螃蟹很快变红,诱人香气弥漫开来。巴解顺手捞起一只,掰开见到里面油膏鲜亮,正是香味来源。忍不住咬了一口,谁知竟然如此美味。于是,全体不约而同,大吃起来,饭都不要。就这样连吃一段,把当地的夹人虫吃得几近绝迹。

 

——捉来卖钱。

唐朝就有了兴盛的螃蟹经营,诗人唐彦谦的《蟹》就很传神:

湖田十月清霜堕,晚稻初香蟹如虎。扳罾拖网取赛多,篾篓挑将水边货。纵横连爪一尺长,秀凝铁色含湖光。蟛蜞石蟹已曾食,使我一见惊非常。买之最厌黄髯老,偿价十钱尚嫌少。漫夸丰味过蝤蛑,尖脐犹胜团脐好。充盘煮熟堆琳琅,橙膏酱渫调堪尝。一斗擘开红玉满,双螯啰出琼酥香。岸头沽得泥封酒,细嚼频斟弗停手。西风张翰苦思鲈,如斯丰味能知否?物之可爱尤可憎,尝闻取刺于青蝇。无肠公子固称美,弗使当道禁横行。


上海地名叫“沪”,就与蟹户有直接关系。古时松江一带捕蟹,用的竹竿绑编的簸,信阳叫做“竹簸”,松江人叫做“沪”。秋天的夜晚,就用这家什一头斜放到水里,一头挂着点亮的马灯。螃蟹会迎亮而上了竹簸,蟹户随手抓了。后来这个捕蟹的家什成了地名。


——提前捕杀。

 

蟹厄有两大特点:一是成群量巨大;再是季节性很强。每到夏秋交集时候,长得半大不大,食量惊人,活力无限。所以成群出动,祸害水稻。唐朝白居易有首名诗,《重题别东楼》,有句“春雨星攒寻蟹火”,说的是浙江余姚地区,每到清明期间,夜里人人出动,手举火把去田里捕捉小螃蟹。这样一来,螃蟹数量大减,就难以形成灾害。

 

更多大闸蟹资讯请关注我们,宏湟蟹业为您服务。

 

返回列表